about 3 years ago

(updated: 根據網友修改標題,原標題為:「也許,反黑箱或服貿最好的方式不是去現場靜坐」,後改為「「也許,反黑箱或服貿最好的方式不「只」是去現場靜坐)

***

很抱歉下了這個不好的標題。這篇文章,我也糾結了一陣,雖然不中聽,但本著我的良心,我想還是得寫出來。我想說的是:如果你還想支持這場抗議,請思考你反黑箱或反服貿最好的幫助方式是不是「去現場靜坐」。還是你可以用其他你本質更擅長的方式去幫助這場運動?

***
在繼續寫下去之前,我不想讓偶然逛進來的讀者,誤解我現在寫這篇文章,到底真實身份是反串還是臥底,怎會叫人不要去靜坐。

讓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自己的服貿自己審」這個網站的站長。

3/26 我創立了這個站,希望透過這個站台讓更多人了解「服貿」是怎麼樣的一回事,它會怎麼樣的影響我們的生活,政府又是用了什麼決策企圖使這個貿易協議過關。看完之後,你可以決定你要繼續支持政府還是反對政府。

這個站在短短六天就創造了一百多萬的瀏覽數,最高的時候一天有三四十萬人次在上面了解服貿。

我並不是反靜坐,或反對去現場幫忙

我在原始的標題使用了「也許,反黑箱或服貿最好的方式不是去現場靜坐」這樣的語氣。

也許你會認為我不認同前往靜坐佔領公署的行為,甚至從沒到現場。

恰好相反,我在事件開始的沒多久就進到現場去支持了 (手機圖為證)。

***

因為我的專長是電腦工程師,去現場支持了一天之後,後續的幾天,我也到現場當了志工,幫忙弄硬體設備、幫忙弄網路。

但是去了幾次之後,我發現也許去現場並不是支持這場運動最好的方式。

在現場網路很爛的狀況下,我發現我大多數的時間幾乎變成了只能在現場枯等等著別人問我電腦問題,剩下沒事幹的時間用 iPad 上連別人的 4G AP,玩玩小遊戲殺時間。講難聽一點,好像根本在打茫。

去了兩三次之後,我開始問自己,在網路很爛的情況下(這會害工程師生產力直接變成0),我繼續在這裡幫忙的意義在哪裡?是緩解我沒之前參加這場活動的焦慮,還是為了想在自己身上貼一枚參與活動的勳章。

兩者都不是,我是非常真心的想幫忙這個運動,才去現場支援。但在現場,我卻感覺我的貢獻度卻奇低無比。所以我最後回了家,想想自己還可以做什麼。

而且我回了家以後還發現,其實我甚至不知道我在反什麼。所以後來我打開了電腦,開始研究服貿是什麼東西。(之前也斷斷續續看了懶人包,但說實在到去現場之前,我其實一直反的都是黑箱)。

花了幾個小時寫了一個輔助程式,開始閱讀條文和附件。

這個輔助程式,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這個網站:「自己的服貿自己審」。

「自己的服貿自己審」這個網站不是在街頭寫的,而是在冷氣房用光纖網路寫的

這當中的諷刺點是:讓許多人了解讀懂服貿的網站,不是在街頭,卻是我在自家書房,吹著冷氣,用 iMac 和順暢的 100 M 光纖網路花了六個小時做出來的。

The point I am trying to make here is 如果我繼續留在現場,我手上的武器是一台不知道什麼時候沒電的 iPad 和斷斷續續的 4G 網路。就算我每天都持續前往現場靜坐抗議八個禮拜,我都不知道我真正影響到誰。

而製作完這個網站,我造成的影響卻是:讓十幾二十幾萬人,開始關心服貿是什麼。還有了解政府在中間用了什麼粗暴的手段企圖闖關。

去現場支持很好,但不是唯一手段,也可能不是最好的方式

我的很多朋友是電腦工程師。他們每天都到現場靜坐或者支援。但是看著他們從興致高昂,到累得要死。我開始一直在想,這真的是最好的貢獻方式嗎?

絕大多數的朋友跟我到現場遇到的狀況一樣。下了班跑到現場,能做的就是等在現場看看有沒有需要什麼幫忙(看是需要搬東西,還是修網路,做工具),接著就是打開 iPad 殺時間。直到待到 23:00 - 24:00。滿足了自己的良心之後,回家睡覺。

然而,持續幾個禮拜的 double shift,大家都開始受不了。

今天去程式聚會時聊到這個狀況大家也互吐苦水,我卻想問的是:「為什麼你不回家寫程式去影響這個社會呢?」

我好奇的是,寫程式明明是我們最厲害也賴以為生的技能,我們卻放棄這個技能去現場做雜工。

我們下一步該去做什麼?用自己最擅長的方法,開始去影響那些對服貿一無所知的人

我的朋友聽完了我的論述後,他覺得很有道理,但卻不知道下一步該去做什麼。到底是去組織一群志工呢?還是加入一個組織去幫忙。

我給他的答案是:找你自己一個人可以做的事,嘗試用盡自己的專業,去影響別人

如果你只會寫程式,那麼你應該上網寫程式,讓許多政策更透明,讓更多人能透過你做的工具更開始關心自己的政府。自己的國家只能自己救。

如果你不會寫程式。那我還可以建議的是,停止一天靜坐回家去,試圖去說服你的爸媽,反黑箱反服貿。很多人是不上網的,你在網路上做任何事情都是影響不到他們的。但是,對他們死皮賴臉的糾纏和洗腦,只要不要臉,卻是可以做到的事。而且,你是在救你的國家

很多人反反服貿(包括我們的爸媽),那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嘗試或者是沒有機會理解國家現在遭遇到什麼空前的危機。從開始佔據立法院到現在過了這麼多天,如果今天我們在網路上還是不斷的轉貼反服貿,只是一直洗到已經跟我站在一起的人,對於增加新會員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那些沒在狀況內的人,這些人,才是我們應該去影響的對象

******

也許你會覺得要去影響別人,是一件挑戰很大的事,需要有組織的奧援才能做。

讓我告訴你一件事,關於這個網站的背後故事。

這個網站,其實從頭到尾的志工就只有我一個人而已,你看到的所有東西,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做的。

網站程式和設計是我花了六個小時弄的,逐字稿是我花了一整個晚上,上網切出 15 份立法院公報然後倒到 iPad 上面 OCR 然後再倒回 Mac 手工排版的。然後再花了兩個晚上,我用著斷斷續續的網路(我人還在外地出差),把十五個公聽會切成幾百份的小逐字稿。花了一整個早上,看了幾十份的立法院公報劃重點。昨天還手排了 61 份產業評估影響報告。而你看到的這些部落格文章,每一個字都是我手打的。

這些東西,花了我六天的時間,沒有找任何一個人幫忙。

很扯對吧。

但我只是覺得我想嘗試發揮我自己的能力,用我想的到的最好的方式,用信念去幫助我的國家。而且我想看看我一個人能做到什麼程度。

沒那麼難,真的。

← 為什麼我們覺得政府官員智能低落? 利用資訊科技發揮影響力,以「自己的服貿自己審」為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