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 3 years ago

這幾天,因為審服貿的關係,我幾乎有三個日夜不停的在立法院公報系統上讀服貿有關的文件(不誇張地說,我讀了接近幾十份公報...),從情緒平和,讀到又驚又怒,再到對國家失望。我的結論是「我們的國家被一群智障出賣了」。(我對真的智能障礙的朋友感到抱歉...,使用了這個字害你們覺得被污辱)

但說實在的,我真的也找不到更好的字眼去形容這件事。

這個國家,強的都跑去當立法委員,至於政府官員...

在讀公報的時候,我發現幾個有趣的事情,並且我也開始相信林益世講的「行政院這麼大一間,只有三個人在上班」這句話很有可能是真的了。

在讀公報的過程中,讓我發現非常多以前沒注意到的事情。例如說:「立法委員的認真程度」。

很多人說:「對兩黨失望。國民黨只會跳針強行偷渡法案,民進黨只會杯葛。所以兩黨都一樣爛,所以我對政治失望。」

如果你的想法是這樣,我必須說,很抱歉,你可能被媒體綁架印象了...

為什麼代議政治失靈:黨意凌駕民意,唯一手段只剩杯葛

很認真的看完了這些公報。我發現為什麼大家在講代議政治失靈。狀況是這樣的。

  1. 幾乎大部分國民黨委員都在跳針,說謊,聽不懂人話想暴力偷渡法條

  2. 民進黨委員嘗試跟國民黨的委員講人話、溝通,走正常法治程序。發現根本沒屁用。只好用「合法」的議事規則杯葛然後企圖拖延鬧大,讓人民注意到用輿論支持。(對付無賴只能用這招,不然你有其他招嗎?)

這根本不是代議政治的問題。而是你遇到一群只遵從黨意瘋狂跳針的人,唯一剩下合法的手段只有杯葛議事程序阻撓法案過關

(我真欽佩那些民進黨委員,要是我努力在救國家還被人照三餐問候,早就不幹了還撐到今天。)

相比立法委員,行政官員顯得十分弱智以及不負責任

下這個標題,可能對那些很認真的行政官員不公平。但坦白來說,這卻是我讀完公報剩下的印象。

在讀完服貿爭議之後,我對段宜康委員感到非常的敬佩。原因是他非常堅持原則的認真召開公聽會,試圖讓遭受波及的產業有發聲管道。其認真程度,不免讓我哀嚎:「你這麼認真幹嘛,一場公聽會是張慶忠的三倍長,害我排到手快斷掉了」。(我昨天花了一天時間把十五場公聽會每篇切成逐字稿,放在這個部落格

而相比之下:陸委會王郁琦、海基會林中森、經濟部卓士昭,還有負責出勞工衝擊報告的勞委會。根本是跳針王。

來來去去一直聽到「利益最大化」、「衝擊最小化」,「沒有負面衝擊」。幾個字一直不斷的跳針。令我懷疑他們的腦袋容量只有 幾 Bytes。只能放下十個字,循環播放。

我曾經以為兩岸談判是有經過精密算計談判的,這一切都是有計劃地賣台行為。直到今天早上讀了 人渣文本的鹿茸、香蕉、太陽餅這篇文章,我才認真考慮起行政官員有可能是弱智,我們根本沒準備的去談判,被人家打好玩的可能性。而以這個視角去看整個爭議,我發現很多事情都解釋得通了。

最大的證據在於昨天整理完經濟部賴以談判的一個基礎:產業衝擊報告,所發表的一篇文章我們的服貿決策 Z > B 竟然是這樣形成的....

從幾場公聽會和立法院的對答,我發現這些行政官員似乎超相信同事,並且把十分擅長將產業評估報告斷章取義

中經院的報告明明十分清楚的寫:「有正面效益,但效益幅度不甚顯著」。可以一系列的被扭曲成:「正面效果,無就業衝擊」=> 「做詳盡的對產業衝擊的評估」 => 「充分跟受影響產業溝通」=> 「利大於弊」。

(By the way,我本來也不相信中經院的報告水準,但我認真的下載讀完,發覺做的真的很好,但那些....官員竟然連幾百字的結論都會看歪)

而在讀公報的過程中,我發現那些讓我印象很不好的國民黨立法委員,其實跟行政官員相比之下也算是認真的,他們也是讀完「行政院」草率的報告(註1) 之後,感到非常的不滿,一直追討詳細的評估報告。

(註1:我國首席談判代表卓士昭一直強調他們有事先報告立法院,做了三份專案報告,還有一次秘密會議,也許是「溝通不夠」。我認真的跑到陸委會下載區找到了這三份檔案:檔案1檔案2檔案3,打開以後讓感到我非常非常的憤怒:什麼鬼,大學生作的報告都比這三份報告好,哪有人用20的字體打報告,言不及義的寫了三頁還覺得他有做事。

我開始思考為什麼我們的國家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強的都是立法委員?(愛國或愛錢)

讀完公報的我很大的一個感想是:比起來,立法委員算起來都算是有在認真的做事的。即便是讓我們印象很不好的的國民黨委員們。

跳脫刻板政治印象。我發現用傳統的職場理論去解釋,很多事情變得很簡單也都說得通了。

如果你很愛國,你會怎樣報效你的國家?在台灣:答案一定是去「參選」「從政」。

若你說你想去政府機關上班,改變這個國家,人家一定會覺得你瘋了...(下一段會解釋)。

所以仔細觀察,許多民進黨的立法委員是從街頭的學運分子、民權律師開始,從議員一直選舉選到立法委員。

那也許你會說,那...國民黨委員呢?嗯,他們有可能是愛國(有些人說他是要報效鄉里...)或者是愛錢。

Anyway,你會發現立法委員都是目的性非常強的一個職業,要馬愛國,要馬愛錢。但無論如何,他對他正在做的事都有強烈的熱情,而且有「愛」,所以他會認真做好這份工作,無論最後產出結果是好的是壞的...

所以也能看到國民黨立委一直追討勞委會服貿衝擊報告這件事,因為他要對他的鄉里支持者交代...

為什麼我國行政官員如此之混 (競爭趨避以及國家認同混淆)

在我國,會去考公務人員當政府官員的人,大部份人報考的理由是「社會上太競爭了,我要找一份穩定一點的工作。」

從來也不是因為「我很愛國,我要去政府上班改變社會」。「我要報效國家,我要去報考軍官」。(在台灣,你講這兩句話,一定會被人家認為神經異常)

所以,你會發現想當政府官員的人,在我國這麼特殊的情況(註2)下,幾乎都是極度趨避風險的人。

他們真的只是把在政府當官員,想像是「一份穩定的工作」而已。既然這樣,你能期待什麼。如果只是要一份穩定的工作,那麼最好手頭的事情當然越來越少。

人都是很現實的,在工作上會找對自己極度有力的方向去努力。所以造成了幾種現象:

1. 事情越少越好

從經濟部報告我發現其實不止地方政府用替代役和臨時職員用的很兇,中央政府對這麼重要的衝擊報告,竟然也是外包出去,看結論就好。然後外包廠商認真的做事,政府官員竟然把收到一百多頁的複雜評估報告簡化成六個字「沒有負面衝擊」,交出去

2. 長官要什麼就給他什麼(因為這樣就能升官)

同理,長官想要兩岸服貿通過,那就做給他就好。中間多麼複雜,最好都不要管。聽話可以升官,不聽話會被調職還有陷害。那當然長官說什麼就給他什麼。

所以可以發現我國政府是相當變形蟲的。有時候長官是非常強的,政府突然就變得很強,因為...長官要什麼就給他什麼 XD

總統長茸,政府就長茸。

(註2:外國政府為什麼沒有這樣的問題。因為我國有一個很嚴重的情況,有一大群人不知道要「愛哪個國家」。別的國家如美國、日本、新加坡,高級人才都會去當公務員。因為他們是真的想愛國以及改變國家的。日本人甚至會覺得把道路鋪好是他們的社會責任。但我們國家,嗯...)

為什麼官員似乎頭腦都很不靈光(傳統世代與網路原生時代的不同)

這幾天看完了公報另外主要的感想是:

  1. 政府官員怎麼都那麼「笨」(講一些馬上會被打臉的話還敢開記者會)
  2. 政府官員蠢就算了,怎麼都一直跳針很像我爸或我公司老長官

我們對馬卡茸總統一貫的感想是這個人又陰險,但似乎又笨,講話會跳針(但不知道他到底是裝出來的還是大內高手)。

一直到今天我看了兩篇文章:

  1. 人渣文本的 鹿茸、香蕉、太陽餅
  2. PTT 的[分享] 當年我選擇不說,現在...

我開始確定他是真的蠢。

那為什麼之前會覺得他是「裝蠢」,實質是「很陰險」呢?道理很簡單,這個感覺是相對的,當你很聰明時,你會覺得別人不可能笨得這麼誇張,一定另有陰謀。會完全忽略掉它真的很蠢的可能性。

鄉民對檯面上的政治人物的感想是:這群人怎麼都這麼妙,老說一些馬上會被打臉的言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而忽略了真的蠢的可能性。

為什麼這麼蠢?(網路小白都不會這麼弱)

我想大家可能忽略掉一件事,他們不會上網,而且他們出生的時代沒有網路,而我們有。

網路世代從上學就開始在跟人互戰(培養思辨論述能力)

我們從上學就開始跟人家在 BBS 筆戰,在 Blog 上寫文互酸,在 Facebook 取暖。網路世代有很強的論述辯論能力,光在 FB 寫篇心情,就要小心是否有酸民或者討厭的朋友亂入,破壞自己的心情。而講話一個不小心,可能一天就身敗名裂...

重點是,網路世代的 pattern 是每天吸收大量資訊,整理,然後上網分享論辯,這已經是很習以為常的模式了,連只是輕度的鄉民都有這樣的能力...

為什麼檯上政治人物都是法律系的

鄉民愛抱怨的一點就是為什麼政治人物都是臺大法律系的,臺大法律系誤國XDDD

但以這個思考點切入,我開始能夠理解這樣的原因:在沒有網路的時代,哪個行業才有這種這麼密集吸收知識然後論辯的訓練,答案是:律師

這個行業才需要一直看卷,然後跟人一直辯論一直辯論。而從政需要這樣的能力。

其他行業在從前很難養出這樣的能力...我們這個世代,一出生就自動安裝

56K 撥接 V.S. 100M 光纖

在傳統的時代,要對罵,你必須要讀者投書到報社,用文字一來一回。整個回應的過程都是以天在計的。說錯沒有關係,反正有一天以上的時間來回應。講歪也沒有關係,跟你對罵的人要查書查很久才能抓出你的錯誤。等他抓到時,這件事情熱度已經消散...

但網路時代不是這樣,你的敵人嗆你,一小時就要回應,不然人家就認為你默認。也不能發表論述薄弱的東西,不然人家光用 Google 10 分鐘就完爆把你臉打得像豬頭...

***

在這樣的情況下。看服貿兩次記者會,就會覺得很合理,他們是用 56K 的速度思維在對戰擁有 100M 光纖的人民。輸得一屁股是很正常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都覺得政府官員是反應很慢且跳針的弱智(不客氣地說)。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我寫這篇文章並不是純粹發洩情緒,而是一篇我認為我觀察到「現在正在發生的事實」。

很多家長擔心在這場學運中「學生會被煽動」,我們都覺得他們想太多。原因是在他們那個時代,只看報紙或接受學運召喚,你沒有求證的管道,所以的確容易被煽動。但在這個時代,資訊那麼透明,大家都可以上網找到相關資料佐證,可以自己判斷網路上的東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甚至,你也可以質疑我的這篇文章立論到底是不是真的。

台灣的希望在青年

今天我在臉書上看到 一個前輩貼的一段話(鎖朋友權限,所以我也先匿掉他的名字)

***

姑且不論今天的訴求和之後的發展,這一場活動讓我至少體會到兩件事:

  1. 只要有好的組織能力和嘗試的機會引領,現在的年輕人確實有能力自動自發、而且可以把事情做得很好。這一點可以從每一個負責維持秩序、清理垃圾、發放飲水、照顧人們的同學身上看到,我很感動。

  2. 如果台灣是由一群有組織能力、有心努力把事情做好、而且對這個國家的未來有愛的人來運作,一定有機會變得比現在更好。至於那些只懂得黨意、個人利益、討價還價、金錢萬能、睜眼說瞎話、不識字又不衛生的垃圾政客,你們可以拖去種了,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你們是誰。

沒有辦法把年輕人的這些能力、以及對工作和家園的愛激發出來,轉換成讓台灣變成一流國家的力量,是執政者、也是上一個世代(包括我自己在內)的責任。

在過去的活動中,我看過憤怒、熱情、衝勁、犧牲,但從來沒有過像今天這樣的感覺。

***

合法佔領國會:你也可以選議員、立委、縣市首長,罷免黨意立委、政府首長

在最前面我非常欣賞的段宜康委員,在我的印象當中,是一位非常年輕有為的委員。但最近我查 wikipedia,也發現他竟然也已經 50 歲了。這件事也嚇到我了...

在他後面竟然沒有比他年輕且一樣認真的委員。是我對這個國家相當擔憂的事。

我之所以會寫這一篇文章,是發現這整個國家正呈現一個狀況:我們被一群 56K 的老笨蛋所綁架,而且一不注意我們還差點被他們把整個國家賣掉了

我們可以對傳統的政治失望。但是自己的國家,只有自己能救。

網路上有兩張被傳得很兇的笑話照片:

大意是立法院最和平,國家最有效率的時刻,竟然是在青年學生佔領立法院的情況。

還有我們社會對大學生要求之高,和對立法委員、政府官員要求之低。

***

既然現在那些 56K 老笨蛋說我們非法佔領國會,那麼我們為什麼不能罷免他們,合法佔領這個國會,這個政府

寶傑你說呢?

← 我們的服貿決策 Z > B 竟然是這樣形成的.... 也許,反黑箱或服貿最好的方式不「只」是去現場靜坐 →